入秋以来,粮食主产区的玉米、小麦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而像益海嘉里这一类大型粮油企业,一方面在粮食加工环节亏钱,一方面还要面临食用油主业市场变化的压力。如今,市场规模停滞、品牌林立、竞争激烈也是国内食用油市场的真实写照。
当前粮食价格的下跌具有必然性。益海嘉里集团首席运营官穆彦魁认为,深度调整的经济周期导致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产品需求衰退,价格下滑,是全球经济调整的必然结果,但中国的粮食流通体制有其特殊性,政府为了增加农民收入,连年高价托市收购,政策的弊端日趋明显,粮食库存畸高、财政负担巨大,政府势必要做出相应调整。
对此,外界关心的是,一方面,市场化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市场环境仍寒气逼人。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大型粮油企业既承受来自粮食加工陷入亏损的压力,又要应对食用油市场竞争加剧的挑战,他们希望粮食流通体制改革能改变目前的市场窘况。
对于政府通过托市保护农民利益的政策逻辑,穆彦魁表示理解。在穆彦魁看来,中国农业和粮油产业的市场化才刚刚起步,空间极大,中国粮食加工行业还处在比较落后的状况,价格机制还没有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他认为,几十年来,保证老百姓吃饱是政府的首要任务,长期统购统销形成的管制思维很难一下彻底破除,这也是中国粮食市场放开晚、放开程度低、调控措施多的症结所在。
事实上政府也在不断试图对粮食流通体制进行尝试性改革,先是在大豆和棉花两个品种实施目标价格补贴试点,今年9月份又宣布下调玉米收储价格,10月份又宣布明年的小麦收储价格维持原来水平。
政策的调整势必给相关利益方带来阵痛,但是改革是大势所趋,政府应该改进对农民的补贴方式,既要通过补贴保护农民,粮价又要让市场说了算。穆彦魁还建议,要走活目前粮食流通困境这盘棋,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消化现有存粮,补贴粮食加工企业、鼓励企业把存粮转化为深加工产品是个多赢的办法。
以玉米为例,穆彦魁认为,如果国家能给玉米加工企业一定补贴,利用现成的设备和技术,把库存玉米转化为淀粉糖,既能替代相当数量的进口蔗糖,又能减轻玉米库存压力,还能让玉米加工企业盘活经营,一举多得。
穆彦魁还建议,粮食流通政策不应该把着眼点放在收储环节,而应该重视加工环节。与国外相比,我国农产品增值不是很高。比如,黑龙江耕地面积是日本的5倍,但粮食加工增值只有日本的1/5,原因是日本农产品加工业很发达,产业链很长。所以必须鼓励加工企业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农产品增值越高,农民增收越有保障。
据了解,益海嘉里是新加坡丰益国际有限公司在华投资的以粮油加工、种业开发、仓储物流、内外贸易、油脂化工、大豆蛋白于一体的多元化侨资企业。益海嘉里集团新闻发言人王巍认为,十三五期间,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调是调结构、转方式,传统产业升级转型是其中重要的一项任务。粮食加工产业升级转型的基本方向是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实现对农业资源的最充分利用和增值。
更多现代农业分析报告请关注新思界产业!

粮油企业的寒冬已经来临,连行业大佬益海嘉里都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当前粮食价格的下跌具有必然性。”益海嘉里集团首席运营官穆彦魁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深度调整的经济周期导致包括…

虽然粮食的价格便宜了,但是今年很多粮油加工企业并不赚钱。粮油加工后端的成本太高了,利润本来就很薄,一旦原料的供给跟不上,企业的利润就会下降,甚至出现亏损。粮价下跌…
虽然粮食的价格便宜了,但是今年很多粮油加工企业并不赚钱。粮油加工后端的成本太高了,利润本来就很薄,一旦原料的供给跟不上,企业的利润就会下降,甚至出现亏损。粮价下跌粮油大佬为何高兴不起来?

粮油企业的寒冬已经来临,连行业大佬益海嘉里都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12月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粮食总产量达62143.5万吨(12428.7亿斤),比2014年增加1440.8万吨(288.2亿斤),增长2.4%。

当前粮食价格的下跌具有必然性。益海嘉里集团首席运营官穆彦魁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深度调整的经济周期导致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产品需求衰退,价格下滑,是全球经济调整的必然结果,但中国的粮食流通体制有其特殊性,政府为了增加农民收入,连年高价托市收购,政策的弊端日趋明显,粮食库存畸高、财政负担巨大,政府势必要做出相应调整。

这是自2004年以来全国粮食连续第十二年获得丰收,十二连丰的成绩虽然喜人,但一些粮食主产区的种植户却高兴不起来,受国内外粮价价差扩大、国内粮食库存增加等因素影响,局部地方出现卖粮难现象,种粮农民增产不增收的现象。

对此,外界关心的是,一方面,市场化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市场环境仍寒气逼人。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大型粮油企业既承受来自粮食加工陷入亏损的压力,又要应对食用油市场竞争加剧的挑战,他们希望粮食流通体制改革能改变目前的市场窘况。

今年入秋以来,粮食主产区的玉米、小麦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玉米价格下跌明显,农户价格平均下跌20%以上,最高跌幅相比去年达30%,而小麦在国庆前也经历了一轮断崖式下跌。目前,水稻收购价总体稳定,但部分地区较往年也有小的跌幅,三大主粮全线下挫往年并不多见。

加工企业普遍亏损

粮食最低收储价政策始于2004年。按照政策,国家每年在粮食播种前公布水稻、小麦、玉米的最低保护价,当市场价低于保护价时,由国家指定的国有粮食企业以不低于保护价价格敞开收购,以此保护农民利益。

今年入秋以来,粮食主产区的玉米、小麦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据悉,玉米价格下跌明显,农户价格平均下跌20%以上,最高跌幅相比去年达30%,而小麦在国庆前也经历了一轮断崖式下跌。目前,水稻收购价总体稳定,但部分地区较往年也有小的跌幅。

这几年,粮食托市收购主体仅限中储粮等几个央企。在有关人士看来,尽管这几年实施的粮食最低收储价和临储政策对保证农民售粮收益和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有正面作用,但其弊端也日益显露出来,保护价削弱了市场的价格调节作用,粮食价格扭曲,其结果是保了粮价、伤了市场。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粮食价格下跌除了国际因素外,还有目前粮食价格形成机制等方面的原因。按照政策,国家每年在粮食播种前公布水稻、小麦、玉米的最低保护价,当市场价低于保护价时,由国家指定的国有粮食企业以不低于保护价价格敞开收购,以此保护农民利益。

据悉,原来玉米和大豆有国家的指导价,今年都取消了,之所以取消,是因为原来的指导价是有很多弊病,现在的大豆和玉米价格要受市场调节,未来的改革方向也是市场化,但是这个事情比较复杂,不容易解决。

保护政策保护了农民的利益,刺激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同时也导致高库存、内外价格倒挂、上下游市场失调等问题,最直观的表现是形成了稻强米弱、麦强面弱的怪现象,直接导致中国的粮食加工行业近年来陷入了全行业亏损的困局。数据显示,在最严重的时候,东北地区水稻加工企业的整体开机率不足10%,玉米加工开机率不足45%。

在笔者看来,几十年来保证老百姓吃饱是政府的首要任务,长期统购统销形成的管制思维很难一下彻底破除,国家有关部门本来想通过粮食托市政策帮助农民增收,保护他们的利益,但是实际效果并没有达到,利益都被粮食流通中的中间商把钱赚走了。

而像益海嘉里这一类大型粮油企业,一方面在粮食加工环节亏钱,一方面还要面临食用油主业市场变化的压力。如今,市场规模停滞、品牌林立、竞争激烈也是国内食用油市场的真实写照。

粮食市场价格机制的扭曲形成了稻强米弱、麦强面弱的怪现象,直接导致中国的粮食加工行业近年来陷入了全行业亏损的困局。数据显示,在最严重的时候,东北地区水稻加工企业的整体开机率不足10%,玉米加工开机率不足45%。

必赢官网,日前,记者走访北京地区永辉超市了解到,市场上的大部分食用油品牌争相降价,不少食用油品牌纷纷打出低折扣吸引顾客,部分品牌优惠幅度很大。

以益海嘉里为例,这家公司是新加坡丰益国际有限公司在华投资的以粮油加工、油脂化工、仓储物流、内外贸易为主的多元化企业集团,在中国粮油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粮油企业的寒冬已经来临,连行业大佬益海嘉里都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永辉超市的促销员告诉记者,现在食用油的销售越来越难,有的品牌即使销量很高也都几乎不赚钱,现在市场竞争太激烈,利润很薄。

未来粮食改革的方向应该是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不能总是依靠着国家。在益海嘉里集团首席运营官穆彦魁看来,中国农业和粮油产业的市场化才刚刚起步,空间极大,比如中国粮食加工行业还处在比较落后的状况,主要的原因是政策性干预较多,价格机制还没有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导致加工企业普遍亏损,即使是中粮和益海嘉里这样的大型粮油企业也都不赚钱。

公开资料显示,未来2-3年小包装油整体销量将突破1000万吨。
他们的食用油已经做得很大了,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了,这块业务已经遇到了天花板。一位粮油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食用油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格局,促使益海嘉里积极调整发展策略。

虽然粮食的价格便宜了,但是今年很多粮油加工企业并不赚钱。九三粮油集团有关人士也抱怨说,九三粮油集团主要业务就是食用油,大米加工做得不是很多,今年的效益并不好,虽然身处东北产粮区,但是各项成本还是很高的,因为粮油加工后端的成本太高了,利润本来就很薄,一旦原料的供给跟不上,企业的利润就会下降,甚至出现亏损,虽然今年的原材料价格不高,但是粮油加工企业都有一定的库存,库存的价格是往年收购的,价格并不低,所以普遍不赚钱。

下一步要靠科技创新提高综合实力,走多元化协调发展的道路。穆彦魁透露,未来益海嘉里会围绕粮油主业进行横向和纵向延展。

笔者调研发现,除了这两家粮油大佬的日子不好过外,年对于粮食加工企业来说,日子都不好过,做贸易的赔钱的占据大多数,虽然现在价格便宜,但是年初凡是大量购买去年粮食的企业都不划算了,即使目前平价也都要亏损,更何况是价格更低了,这样加工企业的亏损在所难免。

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益海嘉里在国内的投资已达30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23个省、市、区,已建立综合生产基地58个、子公司100多家,主要涉足油脂油料加工、国产大豆精深加工、水稻循环经济、小麦加工、食品饮料、粮油科技研发等产业。

当前粮食价格的下跌具有必然性。穆彦魁告诉笔者,深度调整的经济周期导致包括粮食在内的大宗产品需求衰退,价格下滑,是全球经济调整的必然结果,但中国的粮食流通体制有其特殊性,政府为了增加农民收入,连年高价托市收购,政策的弊端日趋明显,粮食库存畸高、财政负担巨大,政府势必要做出相应调整。

流通体制改革急迫

事实上,政府也确实在不断试图对粮食流通体制进行尝试性改革,先是在大豆和棉花两个品种实施目标价格补贴试点,今年9月份又宣布下调玉米收储价格,10月份又宣布明年的小麦收储价格维持原来水平。

在穆彦魁看来,中国农业和粮油产业的市场化才刚刚起步,空间极大,比如中国粮食加工行业还处在比较落后的状况,主要的原因是政策性干预较多,价格机制还没有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这是加工企业普遍亏损的重要原因。

不过,笔者调研发现,在发达国家,粮油市场完全市场化。考虑到中外国情不同,国家掌控一定的粮食储备是必要的,但当前国内的粮食储备已经超过国际安全粮食储存系数17%的水平,已经达到30%到40%,玉米甚至达到了100%。

对于政府通过托市保护农民利益的政策逻辑,穆彦魁表示理解。他认为,几十年来保证老百姓吃饱是政府的首要任务,长期统购统销形成的管制思维很难一下彻底破除,这也是中国粮食市场放开晚、放开程度低、调控措施多的症结所在。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在保证农业生产者的基本收入水平不因粮价下滑而出现从反贫困的前提下,国家实行粮食市场定价是解决国内库存持续大涨的关键,也是解决农业种植结构保证国家总体农产品安全供应的基础。

事实上政府也在不断试图对粮食流通体制进行尝试性改革,先是在大豆和棉花两个品种实施目标价格补贴试点,今年9月份又宣布下调玉米收储价格,10月份又宣布明年的小麦收储价格维持原来水平。

很多行业人士告诉笔者,政策的调整势必给相关利益方带来阵痛,但是改革是大势所趋,政府应该改进对农民的补贴方式,既要通过补贴保护农民,粮价又要让市场说了算,要走活目前粮食流通困境这盘棋,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消化现有存粮,补贴粮食加工企业,鼓励企业把存粮转化为深加工产品是个多赢的办法。

政策的调整势必给相关利益方带来阵痛,但是改革是大势所趋,政府应该改进对农民的补贴方式,既要通过补贴保护农民,粮价又要让市场说了算。穆彦魁还建议,要走活目前粮食流通困境这盘棋,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消化现有存粮,补贴粮食加工企业、鼓励企业把存粮转化为深加工产品是个多赢的办法。

以玉米为例,穆彦魁认为,如果国家能给玉米加工企业一定补贴,利用现成的设备和技术,把库存玉米转化为淀粉糖,既能替代相当数量的进口蔗糖,又能减轻玉米库存压力,还能让玉米加工企业恢复生产、盘活经营,一举多得。
但是,外界的担心是:市场化改革后,国家如何反哺农业呢?据笔者了解,针对这个事情,国务院有关部门已经去有关国有粮油企业调研好几次了,截至目前还是没有确定到底是直接补贴给企业,还是补贴给种粮的农户,以什么样的周期性补贴,补贴多少,国家有关部门还要根据市场的情况来定。

以玉米为例,穆彦魁认为,如果国家能给玉米加工企业一定补贴,利用现成的设备和技术,把库存玉米转化为淀粉糖,既能替代相当数量的进口蔗糖,又能减轻玉米库存压力,还能让玉米加工企业恢复生产、盘活经营,一举多得。

鉴于粮食的特殊战略意义,完全依靠市场的力量也很难解决粮食的问题。在笔者看来,粮食大丰收的时候还好,一旦世界市场粮食紧缺,到时市场就会失灵,依据市场价格收购一定量的粮食进行国家战略储备,在稳定国家粮食生产的前提下,进行市场化改革,逐步提高农业的产业化水平,鼓励更多的粮食加工企业加入进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这才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出路。

此外,穆彦魁还建议,粮食流通政策不应该把着眼点放在收储环节,而应该重视加工环节。中国是农业大国但不是农业强国,与国外相比农产品增值不是很高。以黑龙江为例,黑龙江的耕地面积是日本的五倍,但粮食加工增值只有日本的五分之一,原因是日本农产品加工业很发达,产业链很长,所以必须鼓励加工企业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农产品增值越高,农民增收越有保障。

(本文作者介绍: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主笔兼食品工作室主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